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一年生】学长和学弟的第一次

太喜欢他们了,写个小段子=w=

开不起来车呜呜呜老司机带带我

因为懒得打英文所以基本上以学弟和学长代替

 


1.

  小狼狗星星眼,轻轻地问:学长,可以吗?

  ……我怎么好像看到了背后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在晃来晃去。

  不想露怯,学长挑了挑眉毛,瞪大眼睛,一脸大无畏的样子:来…就来啊!都是男人谁怕谁啊!

  学弟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就像一只竖起全身的刺虚张声势的刺猬一样,殊不知自己早就把柔软的肚皮暴露在面前这个男人之前。

  他越想越觉得这个比他大两岁的人怎么那么可爱,脸上的疤痕可爱,迷迷糊糊时睁不开的眼睛可爱,强装威严时双手插口袋也那么可爱——一想起他,心里就像有一根轻柔的羽毛在挠啊挠,一看见他就忍不住想要上前围着他转——像太阳一样。

  学弟咧嘴一笑,附身用头蹭了蹭学长的脸。原本闭着眼睛准备英勇就义的学长不明所以地睁开了眼,“喂,你干嘛啦!”

  只听见耳边传来低低一声,“学长,我喜欢你。好喜欢你。”然后是一个温柔到不可思议的亲吻,像春天第一朵花绽开在他右边脸颊上。

  学长揉着脸,不耐烦似的嘟嘟囔囔,“什么嘛……好好地讲什么肉麻的话……”

  耳朵却不争气地红了。

 

2.

  虽然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是真正进入的时候还是疼的要死。

  只见刚刚的学长还雄赳赳气昂昂地像只小老虎,所有的气势在那一瞬间立马偃旗息鼓,变成了一只可怜巴巴的落汤猫。

“嗷,好疼,好疼呀……呜……”

  学弟看着自己怀中的人,眼圈红红,鼻头红红,眉头紧皱着。学长的哭音软软的,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一样。他更心疼了,吻去他眼角的泪花,“对不起学长,是我弄疼你了吗?我会更轻一些的,没事的,没事的。”

  学长抽噎着,“你之前……明……明说好的不痛的!我…人家不要了!”

  认识阿日的人都知道他平时根本不是在学弟学妹面前那一副冷酷无情的铁面学长的样子,他心肠好,热情开朗,体贴周到,甚至跟你熟了之后还会偶尔向你撒娇。

  对于学长私下的这一面,Kongpop觉得就像发现了一处全新的宝藏,于是他总是想尽各种办法逗弄学长,想看到他更多可爱的样子,像上瘾一般欲罢不能,满心想要占为私有。

  ——再可爱的小狼狗,骨子里也是狼。

  所以现在虽然对于自己“欺负”学长的做法有一点抱歉,但是却从心底泛起一股巨大的满足感。学长这副在床上被蹂躏得惨兮兮乱糟糟的样子,全是他的,都是他的,只属于他。

  他好像一个饿了很久的人终于能开动眼前垂涎已久的美餐,难免吃得急了些。所以他在听见学长“嘤嘤”的呻吟之后更是控制不住自己大开大合的动作,一下比一下更深入地撞击。

“嗷…啊……你出去!”

“抱歉,学长,我好像停不下来了……”

 

3.

  两人慢慢找到了一些感觉。学长的声音开始变了,尾音上扬,有一点点勾人,诱惑而不自知。

“啊……”

  温度上升,学长的皮肤比较白一些,现在变得就像他最喜欢的粉红冻奶一样,全身泛着浅浅的粉色。学弟的心里也像有把火在烧一样,动作越来越快,一滴汗水滴落在学长的皮肤上,随着身体的起伏划出一道暧昧的水渍。

  他着迷地看着那道痕迹,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感觉到学长触电般地战栗了一下,“好甜……”

“你……胡说什么……啊!”

“学长疼吗,既然这样,那我就慢点。”他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声音中都带着满满的笑意。

  学长感到学弟的力度变得轻柔了许多,好像他是捧在手心的水晶球一样,小心翼翼,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他弄碎了。

  好像这样,也不是那么痛了嘛……但是……

  总觉得哪里空落落的,像在隔靴搔痒,说不上来的哪里少了什么。

  想要……想要更多的他……

  学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冷不丁地鼻子被学弟轻轻咬了一口,“学长不乖,走神了哦。”

  他刻意缓缓地退出,还在入口那里恶质地研磨了一下,好似对学长神游天外的惩罚。

“要你管!……喂,我说……”学长的眼神躲躲闪闪地不敢看他。睫毛扇啊扇。

  学弟只觉得学长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扇在了他的心上。

  学长终于抬头,学弟的眼睛弯成一道月牙,里面装满了漫天星空,定定地凝望着他,一瞬不瞬。

  他脸一热心一横,闭上眼睛说:“你……快点……”

“学长声音太小了,我听不清。”

“你!”学长气急败坏地大喊,“我让你快点!都是男人磨蹭什么!!”

  接着他的脸就被一双温柔的手扶住了,学弟的鼻尖抵着他的鼻尖,使他被迫只能望进那一片星空。

“好啊,学长下命令吧,你说什么,我都会做的。”

  他本来可以再傲娇抵抗一下的,也许是因为潜意识里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无论他怎么使性子都会无条件地包容着他,宠溺着他,所以才那么肆无忌惮。

也许是被那样的眼神施了什么法术,他无处可逃,鬼使神差地顺着他开口。

“学号0062,我命令你快点进来,立刻执行!”

“是,学长。”

 

  END

  

  结束了之后,傲娇的学长又开始闹别扭了,他缩在被子里就是不愿见学弟。

  该死的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被人拐上床滚到一起去啊!!!!我还是学长!!丢脸死了!!

  都是这小子,天天给我灌迷魂汤。

  突然一个冰冰凉凉地东西隔着被子贴住了他的脸,他伸出半个头,发现不是迷魂汤,是他最爱的粉红冻奶。

“学长别生气了,诺,这是我给你买好的,放在冰箱里了。”

  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但是手还是自动地接了过来。

  该死的手,该死的自动。

  他咬着吸管漫不经心地喝着,突然发现学弟的眼神还是直勾勾地盯着他。

“喂,你……唔!”

  被被被偷袭了!

  唇齿交缠间粉色的液体在两人的嘴里流动,一直甜到了心里。

“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口味的饮料吗!”终于喘了口气,学长默默地擦着被吻肿的嘴。

“我是不喜欢这个味道,但是我喜欢你啊。”

  他怎么老是这么一本正经地说这种话……学长扶额,感觉对付这个小狼崽子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学长不高兴的话,可以惩罚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就惩罚你,给我买一辈子粉红冻奶好了。

  时间还长呢,我总会有办法治得了你的,嘿嘿。

  学长又开始做白日梦了,我们要不要叫醒他?

  真END



评论 ( 17 )
热度 ( 56 )
  1. 草丛中的红烧鱼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