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一生

*OOC,非原著设定,BUG请忽视,就当一个只有他们俩的平行世界吧!

*一个我觉得不算BE的BE

 

 

 
#
一个夏天的晚上。月光很亮。星星点点。

小小的鸣人一个人托着腮靠在窗边望着天上的月亮。

一只散发着美丽荧光的萤火虫从窗前飞过,一闪一闪。鸣人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去抓,只抓到了一团淡淡的空气。

鸣人鼓起脸颊。

好像要存心逗弄他似的,他紧紧跟在那只精灵的屁股后面,却总是在他快要够到的时候轻巧地飞到另一边去。

穿过山坡,趟过小溪,鸣人来到了一片森林。

当他进入森林里的时候霎时间就把自己刚刚的目的给忘得一干二净。月光从茂密的树叶中洒下来,满地都是珍珠般细小的光圈。而他的四周飞舞着漫天流萤,仿佛置身在宇宙中央,见到了世界上最梦幻的星云。

鸣人信步前行,拨开深深浅浅的藤蔓和叶片。高大的树木向后退去,视野逐渐开阔起来。

有一片镜子似的湖,温柔地拥着天空中的星与月色。

一阵微风拂动了鸣人金色的发丝,树影婆娑,星光摇曳。他这才发现湖畔前坐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他看起来……很孤单的样子。

 
“喂!你…你也是偷偷跑出来玩的吗!”

被扰了清静的黑发孩子回头,撞见了一个灿烂如花的笑容。

有一点点羞涩,一点点紧张,但是眼里的温暖和热情却毫无保留。

明明是夜里,为什么会有见到阳光的错觉呢。

而鸣人被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反而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目光。又忍不住悄悄地打量着。

白玉般的面庞在月光映照下泛着淡淡的光芒,明明是暗不见底的黑色眸子,却仿佛拥有穿透人心的力量。

过了很久都没得到回应。鸣人有点失落,他丧气地放下攥紧的拳头转过身,却听见一道清冷却同样稚嫩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宇智波佐助。”

鸣人低落的情绪一下像被点燃了引线,放烟花也不过如此了。他浑身洋溢着快乐的情绪,摇晃着并不存在的尾巴,几乎朝着佐助的方向扑了过来。

“漩涡鸣人!请多多指教!”

佐助没有说话,只是默许了他待在身边不停叽叽喳喳的行为。

“佐助,你这样一个人跑出来,家里人不会担心吗?”

“……我没有家人了。”

“对不起……”

我们,原来是一样的。

鸣人悄悄望着佐助的侧脸,明明跟他一样还是个小孩,可是却板着个脸抿着张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于是他也安静下来,不再聒噪,只是往佐助那边又挪了一点距离。

佐助忽然感到肩上传来一股重量。一颗金色的脑袋就那么毫无芥蒂地贴着他的头陷入梦乡,好像这是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感受着另一个人躯体传递过来的温度,佐助的面容也放缓下来。

不知不觉,他也靠着鸣人睡着了。

两个小小的身影就那么相互依靠着。

 

#
两个其实性格并不相似的人的友谊,就在默默地陪伴中,以这种奇异而和谐的方式增长着。

后来他们常常在这里见到彼此,好像变成了一种习惯,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也从来没有刻意约定过什么,只是总能自然而然地发现另一个人的身影。

即使什么都没做,只是那样静静地坐着,望着湖面,夜晚也不那么漫长无聊了。

只要两个人都在,长久的沉默也并不苦闷。

 

#
时间飞逝,两人早已不是当年的孩子了。

他们的心灵却越来越贴近了。

 

#
“佐助,我们去看日出吧!”

“好。”

就这么突发奇想地,想到就做了。鸣人一向是个行动派,佐助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性格。天还未亮,四周黑黢黢的,唯有两三点星子和浅浅的一弯月挂在空中。

佐助和鸣人并肩走在通往山上的小径,靠的很近,耳边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和忽远忽近的虫鸣。

鸣人觉得很兴奋,心跳不知不觉地加快了,随着越爬越高,他的心好像也要挣脱出原来的位置一样,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

他停下来弯腰微微喘气,汗水随着额头低落。佐助在他稍高一点的位置停下来等着他。山路崎岖,并不好走,又是在黑暗之中。于是视力极好的佐助就在前面为鸣人开路,帮他挡开四周阻挠的枝枝叶叶。

但是鸣人还是不小心踩到了路上的小石子,脚下一滑就要摔下山去。幸好佐助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他,把他紧紧按在自己身前。

尽管如此,鸣人的脚还是扭到了。

一时看不清伤势如何,虽然鸣人一直坚持自己没什么大碍还能走,但是佐助却再也没放开过手。

“跟着我。”

佐助的面容在树丛中若隐若现,鸣人看不真切,但是好像只要这个比自己略高的身影靠在一边,就感觉说不出的安心。

心跳……好像越来越快了。

就这么半扶半抱地爬到了山顶,两个人都有点气喘吁吁。天空已经变成了泛着鱼肚白的青色,星星和月亮也淡得看不出痕迹了。

 

红光渐起,美丽的霞光染遍了所见的一切,给远处的山峦镀上了一层金边。两人的面庞也逐渐清晰起来。

鸣人只顾盯着慢慢升起的太阳,大喊:“佐助快看快看!”

佐助“嗯”了一声,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鸣人红彤彤的侧脸,仿佛这才是他的太阳。

四周有飞鸟振翅而起,洁白的羽翼在风中自由地翱翔。在这高高的山顶之上,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沐浴在温暖的日光当中,独享这一场盛大的日出。

 

直到太阳整个冒出来了,鸣人才转过头来看着佐助,他的眼睛闪闪发光,像把太阳都装进去了。

“一直都很想和佐助看一次日出呢,今天终于实现了,好开心。”

“其实我更喜欢日落。”

“没关系!佐助想什么时候看我都可以陪你去!”

他们本来就并肩而立,佐助忽然转身伸手揽住鸣人的肩膀把他转到自己的面前,然后附身亲吻了他的额头。

奇怪的是,鸣人之前心里莫名的焦躁完全消失不见了。他此刻心情很平静,好像这是早就该发生的,再正常不过的事。

这几乎是一个拥抱的姿势,佐助环着鸣人的两只胳膊,额头贴着他刚刚吻过的地方,用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望进那一片蔚蓝,长久地对视着。

“我想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所以,等我。等我回来,我们一起看日落。”一字一句,在他的耳边犹如最郑重的誓言。

鸣人知道,自己不想离开村子。而佐助是鹰,又有什么能禁锢得住他的自由呢?

于是他抬头去寻佐助的嘴唇,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吻。

“我等你。”

 

准备下山的时候,佐助查看了鸣人的伤势,皱了皱眉,执意要背他下去。

鸣人也不拦他,只是让他小心点。

他紧紧搂住佐助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背上,感受着另一个人传来的心跳和体温。

突然就有什么热热的液体从眼眶流出来,像是满溢的情感从心里往外流一样,沾湿了佐助的衣服。

“是高兴的。”鸣人咬住嘴唇。

佐助没再说话,只是扶稳了他。

 

 #

佐助离开了。日子还是照常的过。

鸣人偶尔会去那片林子,在湖边走走,看看四周的变化。

他一直没有成家,后来干脆就在那里造了间小木屋。反正他一个人过早就习惯了。

况且他并不觉得,自己是孤单的。

但是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看过日出。

 #

过了很多年,鸣人渐渐走不动了,他就时常搬一个小凳子坐在湖边,远远地看着太阳慢慢在西边的山头落下。

真正的日落,当然要到海边去看嘛,不过,我和人约好了,所以等他回来我们再一起去。

假如你问他,他会这么笑着和你回答。

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不变的是那个落日余晖中日渐佝偻的身影。

 

 

有一天鸣人坐在凳子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醒来已是漫天星光,一轮明月皎皎地挂在天上。

流萤四起,一阵清风吹过,然而鸣人已满头白发。

树叶沙沙,像有什么人在耳边低语。一个人的身影从树林后走出,来到他的面前,那是佐助,还是他离开时的模样。

“你动作真慢。”鸣人抱怨着,“说好了一起看日落的。”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佐助亲吻鸣人的额头,他也变回了少年时的样子。“我们明天就去,好吗?”

“嗯…今天……太晚了,我困了……”鸣人打着哈欠,眼角冒出泪花。

“睡吧,我在呢。”

“那……明天见。”

“明天见。”

两人互相依偎着靠在一起,手拉着手,远远看去,背影就像两个孩子一样。

 

一如当年初见。

 

END

 

 

 

所以就是佐助不知道为什么在外面挂了没回来(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挂的),然后鸣人等他到老死就这样。

不要打我啊!

文笔太烂,写不出心里想的意境万分之一。但是真的很想写出来,所以就这几个字就憋了一晚上终于写出了,写文苦手,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再写了……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