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1)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08253?view_adult=true

授权:
#渣翻,水平不高,Bug求指出……但是觉得文里的心机黑化助很带感就求了授权……大概是发生在第一次终结谷的时候吧=w=

Part 1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1)

Summary:

摘要: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佐助撒下了怀疑的种子。

 

他没有在终焉之谷和鸣人兵戎相见,而是说服了他加入自己。

 

 

“我和我的少年时代争斗不休

我们拼尽全力却迷失于真相之中

但当我失去理智,丢掉自尊

不要告诉我万事无忧”

——蒙福之子《绝望的流浪者》

 

 

 

 

“难道,你从没想过吗”,佐助沉吟,“为什么好像所有人都讨厌你?”

 

 有那么一段时间鸣人只是定定地望着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接着他困难地吞咽了一下,移开了视线。

 

“我不用想,”他回答,声音微弱而且黯淡,“我知道的。”

 

“那你不曾想过,”佐助无动于衷,接着道,“为什么三代目从没真正做点什么,来改变这种情况吗?”

 

鸣人的身上完美地融合了天真单纯和缺乏信任这两种特质。他相信世间有善的存在,但他也早就一清二楚,世间的恶。

 

这使他左右动摇着,轻易就能为人所控。

 

只需在对的方向,轻轻一推。

 

 

 

 

 

“卡卡西老师本来也应该带你训练的,”佐助对他说,“而不是一味地把你推给自来也和惠比寿。”

 

“他可不是忙着教你吗,”鸣人气鼓鼓的,“因为你的战斗方式比较适合他什么的。”

 

“我们本来应该是一个小队啊,”佐助指出,“他不该偏心的。”

 

顿了顿,“我可以代替他陪你一起训练。”

 

鸣人有点犹豫地对他微笑着,但那笑容却是真诚至极。

 

 

 

 

佐助已经怀疑了有一阵子了。并非所有木叶的人都是想让人相信的那样诚实和优秀,而木叶也不是它自认为的那样,是人人心中唯一的信仰。

 

这些当然都是为了解决自从上次战争之后留存的积怨,所采取的政治宣传的手段。

 

忍者村是一种商业投资。可是在风平浪静,没有战火和冲突的时候,忍者大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所以大名和他们的朝臣在战后一直对他们挑刺,在他们尚未愈合的伤口上撒盐,让它们感染溃烂。

 

而由沙忍和音忍发起的入侵仅仅只是日后一系列进犯国界的开端。

 

三代目年纪太大了,容易轻信受骗,难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而木叶的议事会却因此壮大,在背后暗自筹划着阴谋。

 

 

 

 

 

“那又是谁抚养你长大的?”佐助问道,不请自来地出现在鸣人的公寓。这房子什么都没有,破破烂烂的,佐助把头伸进橱柜里,和一堆泡面和快过期的罐头打了个照面。

 

“一直都有中忍看着我的。”鸣人嘟囔着,显然介于被撞见的尴尬和被冒犯的愤怒之间,“当然,等我长大了他们就不来了。”

 

佐助对他说,“你还没长大呢。”但鸣人觉得这是在侮辱他,于是挥了挥他的拳头。

 

“我可是一直自己做家务和买东西的!”他声称,手指着房间好像在说看它多么干净。不过话说回来,假如你家里什么都没有的话,保持整洁也并不是件难事。

 

“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只有十二岁。”佐助打断他,“你本不应该孤零零地长大,什么都得靠自己。也一样。”

 

鸣人是否曾经想过这点呢?对伊鲁卡或者卡卡西又或者是那该死的火影来说,他们有没有想过,一个月才摸一次孩子的头来表示一下关心,最终形成的是长年累月的漠视。

 

 

也许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对于一个家家户户都把他们的孩子送上战场的村子来说,放任那些和他们的子女没什么两样的孩子糟蹋他们的人生也不算什么。

 

 

 

 

 

“但是他们为什么讨厌你呢?”佐助不依不饶地问,“为什么他们故意避开一个孩子,却又转过身去窃窃私语?”

 

“这和你没关系。”鸣人试图换个话题,但是失败了。

 

“有关系,”佐助抬起一只手,在碰到鸣人的肩膀之前,又仿佛犹豫似的地停住了。“这是我的事,因为我不想为一个只想着要抛弃我最好朋友的村子战斗。”

 

鸣人眼里的神情是如此的赤裸裸的脆弱。佐助甚至能感觉到他内心在痛苦地拉扯。

 

成功了,他想。

 

 

 

 

 

他下了工夫去做调查。许多事东西不是加起来就能得到结果。

 

在那场屠杀之后,村子几乎没有花什么力气去追捕鼬。不过他又是怎么做到毫发无损地逃走的呢?没错,鼬十三岁的时候就是一个天才,但是宇智波家族的人都是从很小就开始训练了,没有任何人怠慢过。即使鼬有万花镜,即使他们在自己家里遇袭所以措手不及,至少也会有人奋起反抗或者发出警报才对。还有,为什么所有人都待在家里原地不动?这件事发生时怎么可能没有一个宇智波外出或者出任务的,仅仅只有佐助一个人刚好在学校呢?

 

他用尽手段去搜寻鼬之前的心理评估报告,还有那些宇智波家族的高层的私人档案等各种资料,想找出他们该死的为什么会连一点活下来的希望都没有。但是他的行动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阻挠。文件被密封了,而处理这件案子的忍者的名字也不得而知。

 

他是最后的宇智波,唯一的存活者。他有权知道在他的宗族、他的家庭、他的人生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木叶是一个忍者村,所有的秘密都只是一个推测。

 

 

 

“我和我爱罗一样,”鸣人急切地说,“是一个人柱力,九尾就封印在我的身体里。”

 

他没有说,那就是为什么人人都讨厌我。他不必说。

 

佐助越听越恼火,因为如果鸣人和我爱罗一样的话,他就有尾兽额外的力量,危险,而且状态不稳定。但敌人的敌人就是他的朋友。

 

“他们一直都在欺骗我们,”他装作刚刚才认清这一点的样子,声音空洞沉闷,令人透不过气,“他们从头到尾都在欺骗我们。”

 

鸣人没有同意,但是也没有反对。

 

 

 

 

 

纲手是一个意料之外的阻碍。因为鸣人喜欢她,她也喜欢鸣人。

 

佐助不能让鸣人对任何人产生依赖。

 

有一瞬间他放任自己,希望也许一切都会改变。五代目会好好整顿村子,成为一个更好的火影。但是她之前离开了太久,也是因为曾经对木叶失去信心才自己选择了出走。并且,她仍然是个官场新手,很难带来什么改变。

 

然而这套体制继续运作着,像磨盘一样缓缓碾碎一切。佐助拒绝接受被毁灭的命运。

 

 

 

 

“我答应过小樱,要把你带回去的!”鸣人咆哮着。他试图用愤怒来掩饰他声音里的哭腔和惶惑。

 

“她从来没注意过你,”佐助用温柔的方式将那些刺耳的话在鸣人面前层层摆开,令人不得不相信。他好似在耐心地等着鸣人自己得出正确的结论,“从没有人在乎过你。”

 

这本来可能会发展成一场战斗。他们会在狂风暴雨般的怒火中把对方撕成两半,两败俱伤,共同赴死。但鸣人以前让他见证了有时候不用拳头,用嘴也能打赢。这值得一试。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在鸣人的脑袋里撒下怀疑的种子,直到它们听起来就像鸣人自己的心声一样。毕竟,他和鸣人是如此相似。他们一起长大,他一直在观察着鸣人。这个男孩怨恨过,孤独过,他所需要的不过是一点正义的怒火。又或者是一股报仇的冲动。

 

“如果你是那个叛逃的人,他们又会怎么做呢?”他问,“等他们把你带回去了会怎样?他们会欢迎你吗?樱会哭着亲吻你吗?还是说他们会审讯你,关押你?鸣人,他们把你视作一个危险之物,一个不可估计的变量。你已经变强了,所以他们害怕你。在他们的恐惧迫使他们对你下手之前,你又能变强多少呢?”

 

“他们不是这样的,”鸣人猛摇头,“像婆婆还有伊鲁卡老师——”

 

“只有两个人,”佐助轻轻打断他,“或者还有几个。连三代目都无法推翻人们的仇恨,你觉得五代目就可以吗?那个执行了那条法律,不让任何人告诉你你的真实身份的三代目?是谁抛弃了你,让你孤零零地长大的?你不应该经历那些的,鸣人。他们也不值得你的付出。”

 

“那你就觉得去大蛇丸那里就好得多吗?”鸣人低声呵斥,尽管明显佐助的话一针见血。“他只是想要你的身体做容器。他不会信守承诺的。”

 

“可是,你也答应过我的——”佐助边说边一步步走近他,他的姿势没有什么侵略性,但是不管怎样,鸣人还是往后踉跄了几步。

 

“——你答应过我,你绝不会放弃你的朋友的,”他把头转向一遍,假装一副受伤的样子,“我们不是朋友吗,鸣人?”

 

“当然是,”鸣人承认,“但……你不能去找大蛇丸。”

 

“我不会的。”佐助缓缓地说,但在鸣人展开一个松了口气的微笑之前,他又说道,“但我也不会回去村子的。”

 

现在是最后一步了,致命的一击,一切就看这招了。

 

他抬起他的手臂,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给了他的队友足够的时间躲开。他没躲。

 

“我只是不想再一个人了。”佐助说着,用他的手臂环住了鸣人。

 

他从没拥抱过任何人,除了他的父母和鼬,但那也是很多很多年以前了。那种从另一具身体上传来的温暖是陌生的,但却不讨厌。这感觉很好,令人安心,但却没有改变他的想法。

 

他耐心地等着鸣人回应这个拥抱,然后把他的脸埋在了鸣人的颈侧。

 

“请不要离开我。”他低语。

 

慢慢的——啊,如此地缓慢——鸣人点头了。

 

 

 

 

 

他们把这里叫做终焉之谷。但这里不是终结。

 

这里,佐助想着,仅仅只是个开始。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123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