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2)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rat 1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2)


他们保持这个姿势站了很久。

 

鸣人的内心挣扎着,佐助试图把他的平静传递一点到鸣人身上。

 

这似乎有点作用。鸣人没有再反驳了,也没有改变主意,更没有逃走。

 

最后,佐助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就一点点,足够表明他并不是在推开鸣人。鸣人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好像还在试图理清他刚刚到底同意了什么。

 

于是佐助的手沿着鸣人的后背向上游移,滑到了他的后颈,插入他金色的发丝。然后他的手指缠弄着护额的带子,慢慢地,解开了那个结。

 

这种感觉是如此奇异地亲密,甚至比刚刚那个拥抱还要亲密得多,或许是因为此刻他们的脸就近在咫尺,并且双目对视着。他把护额从鸣人头上拉下来,然后松开手。金属的护额坠落在尘土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他随之长出一口气,那瞬间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一直屏着呼吸。

 

他没怎么料到鸣人的动作,但也没有后退。只见鸣人颤抖着双手,也扯下了佐助额前的护额。拉下护额的时候他的头皮被刮破了一点点,但是,他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令人愉悦的痛苦。

 

“我们现在是同一联盟的了。”他说,胜利的喜悦涨满了他的胸膛。

 

“你这个混蛋。”鸣人说,却一点骂他的意思也没有。

 

 

 

 

当他们终于离开那里的时候,天开始下雨了。佐助这时才考虑起这样做的后果。

 

卡卡西会去追踪他们,绝对的。虽然现在他们失踪了,但是或许他的忍犬还是会把他带到终焉之谷去。不过,在那里他会发现根本没有血迹,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战斗过的痕迹。只有两条被遗忘的护额躺在泥土里,而上面木叶的标志已经失去了意义。

 

看到这些,卡卡西必然会得出他的结论,然后收集所有的证据回到村子里解释这一切。

 

佐助想象着纲手的怒火,还有樱脸上彻底的绝望和悲伤。他几乎用尽全力克制才没笑出声来。

 

 

“我们要去哪?”跋涉了好几个小时以后,鸣人这才敢问一问。

 

“不知道,”佐助回答,“越远越好。”

 

假如卡卡西是一个人追踪他们,也许他们还有一线希望。但佐助不想冒这个风险,万一这位他们的前老师试图开导鸣人呢。如果卡卡西先回到村子里去报告的话,他们还能争取一些时间,不过要是还有一整个小队追上了他们的话,那他们就不再有胜算了。

 

佐助向肩膀旁边瞥去,鸣人看起来精疲力尽,但是消磨的更多是意志而不是其他。佐助不能允许他这样下去。

 

“快跟上。”他对鸣人轻轻招手,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踌躇着,鸣人还是回应了他。

 

 

 

只不过过了几天以后,赶路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日常,在两周以后才稍稍放慢了速度。佐助努力不要让自己表现得太过多疑。

 

他们不是罪犯,但是作为叛逃者,他们会被列为叛忍。佐助避免提起任何与此有关的事。他们的联盟还太过脆弱,得用更多的信任来巩固。

 

为了不被发现,他们利用变身术和分身前行。有时候他们是农民,有时候是小贩,有时候又是马戏团的剧团成员。鸣人丰富的创造力真是令人吃惊,看来当初在学校的时候,那个几乎一个分身都召唤不出来的他已经是遥远的过去了。

 

 

 

“大家一直都低估了你,”佐助意识到,“伊鲁卡,卡卡西,甚至是我。”

 

他不能让鸣人怀念起木叶,必须得提醒他和自己待在一起会是更好的选择。而木叶从没替他们考虑过什么,什么都没有。

 

“啊,我可一直是个捣蛋鬼,又总爱吵吵闹闹的。”鸣人反驳他,不自在地搔搔脑后。

 

“那也是一个发明了自己的忍术,还成功打败了不同受过严格训练的忍者的,捣蛋鬼。”佐助用调侃的语气称赞他,“要是他们能看到你的潜力的话……”

 

他的声音渐趋沉寂,目光投向了天边的落日。

 

“那就是为什么我过去想当火影。”鸣人喃喃地说,虽然他说了“过去”,但是这个话题依然是个危险的领域。

 

“你本来可以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忍者的,”佐助同意这点,但是他停了一秒又说,“不过,鸣人,我觉得他们是绝不会让你当上火影的。”

 

鸣人望着他呆呆地眨了眨眼睛,有点手足无措。然后他慢慢地点头,移开了目光。

 

成为影的人柱力?多么可笑。

 

“但是我们现在可以一起训练,”佐助沉吟,转过头呼吸着傍晚微凉的空气,“我们可以变得更强大。作为一支队伍,而不是对手。”

 

“你……你不觉得我会妨碍你吗?”鸣人小心地问道,他还是不太习惯佐助这么和蔼的一面,但是另一个男孩摇了摇头。

 

“你只要想想,”他说,“我们在一起可以把各自的忍术相结合,还能让你知道我家族的秘密,一切找到帮你控制九尾查克拉的办法。”

 

“然后你就可以杀了鼬吗?”鸣人问,声音里充满担忧。

 

“不,”佐助对他说,“然后就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我们了。”

 

 

 

 

当他们路过一个小镇时,有时候会主动提供些帮助。帮人修理屋顶或者收割作物,作为交换他们可以得到食物和藏身之处。这就像D级任务一样,但是他们没有让任何人知道他们忍者的身份。他们不用真名和真面目示人,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话,谁也看穿不了他们的伪装。

 

而有的时候他们会偷点东西,确切地说,是佐助偷的,他从来没让鸣人知道过这件事。

 

佐助在他离开村子之前,成功地从留给他的遗产中取走了一大笔钱,但是他并不想挥霍太多,这些钱得支撑他们好一阵子的开销才行。

 

当他们来到一个更大的城镇时,他们买了武器装备和新的衣服,蓝黑色的给他自己,黑中带点橙色装饰的给鸣人。鸣人穿上去看起来更显少年老成,郁郁寡欢。又或者是因为如今他的笑容变得如此的暗淡。

 

 

 

 

 

 

“我们去吃拉面吧,”佐助约他,“然后再泡泡温泉。”

 

他并不特别在乎在旅程中缺少什么奢侈的享受,只不过觉得鸣人应该会喜欢这样的放松罢了。

 

“你会帮我擦背吗?”鸣人逗他,佐助轻声笑道,“你帮我擦我就帮你。”

 

鸣人只是躲开脑袋,笑得露出牙齿。

 

 

 

当你常日奔波的时候,时间之快简直令人震惊。

 

肯定有木叶的人在找他们,但是佐助更担心的是,大蛇丸不会放弃在他身上投入的心血。而且,一个在逃的人柱力也许会诱惑着某些人蠢蠢欲动。

 

因此,一起训练就变得很有必要了,甚至也称得上是一种乐趣。

 

佐助花时间去教鸣人那些他在学校里从没好好学过的基本知识。他搞不懂,鸣人表现得像个天才一样,做大部分练习的时候没有一点困难。

 

显然,自从自来也修改过四代的封印以后,鸣人对查克拉的控制就更加游刃有余了。不知为何佐助对卡卡西有点愤怒,因为他从没注意过鸣人问题的根源,反而对此漠不关心,好像一切仅仅是因为鸣人没有保持耐心和集中注意力去学习。

 

假如鸣人没有被推着前进的话,他今天什么也不是。但是在佐助的认真指导下,他飞快地成长。

 

他们的体术愈发精良,每天早上过招的时候,身影在清晨迷雾遮掩的天空里若隐若现。

 

天气越来越冷了,佐助惊讶地发现冬天就快到了。他们从离开到现在已经有半年了。

 

樱还是会每晚哭到睡着吗?卡卡西还会找借口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吗?

 

但是,佐助实际上并不在乎。


TBC

评论 ( 14 )
热度 ( 58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