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3)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art1(2)


#一步步坠入,你为我编织的网


Part1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3)


鸣人抱着满怀的柴火,跌跌撞撞地走进小屋。

 

他的脸被刺骨的寒风吹得发红,用僵硬的手指把木柴堆到火堆旁边。

 

“谢谢。”佐助说。他早就注意到,鸣人一直渴望听到各种表扬和感谢他的话语。

 

过去在村子里的时候,所有人一直认为,这个男孩想也知道是没教养的讨厌鬼。然而,他做过那么多好事,却几乎从没得到一句“谢谢”作为报答。从这点看,其实他已经算得上是很有教养的了。

 

“可是,这木头还是潮潮的。”鸣人试图转移佐助的注意力,但他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用火遁就行了。”

 

几分钟之后,火堆欢快地发出噼啪声,冷冰冰的空气暖和起来,热得男孩们脱下了他们的外套。鸣人好奇地四处打量着这间小屋。

 

“我们可以在这里待上几天,”他寻思道,“等到风雨最大的时候过去了再走。”

 

“或者呆到冬天最冷的时候过去。”佐助加了一句,换来了鸣人惊讶的表情。

 

这可能算是他们第一次真正地停下脚步,安心呆在一个地方。不过说来,在冬天出行不仅仅不舒服,从各方面看,还很危险。他思考了一会,现在还还没有人能抓到他们,所以他甘愿冒一冒风险。

 

“那个……好啊……”鸣人对着他的领口咕哝,“只要你不觉得和我待在一起那么久会让你疯掉就行。”

 

可能我已经疯了,佐助想着,但是没说。也许只是你还没注意到而已。

 

“我不想要其他人的陪伴,”佐助这样回答,拖着脚步走到火堆旁烧水,“你想要来点茶吗?”

 

“好的,谢谢。”鸣人愉快地说,一切都是那么轻松自然。

 

 

 

 

在他们还是下忍的那段日子里,他们已经逐渐习惯了共用一个帐篷,偶尔还会相互依靠取暖。这两个月在小屋里也是如此度过的,他们在这封闭的空间里靠得很近。

 

他们没有疏于训练,但是现在的佐助更注重钻研理论。他们原来在各地收集到的卷轴现在有时间好好研究了,用来改良他们的召唤术和封印术。

 

他们讨论着想学的忍术,还有怎么学。他们甚至尝试了将螺旋丸和千鸟结合起来,但是试了几次不是太弱就是不够稳定,尤其是因为受到了屋子的局限。

 

佐助花费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坐在地图前面,沉思着接下来去哪里,为了甩掉可能的追踪者该走哪条路。他们得在城市里采购装备,而且佐助想通过不同的地下渠道得到更多的卷轴和一些情报。

 

不过他也有问过鸣人的意见。他们是一个团队,鸣人也必须确认这件事。

 

一天早晨,鸣人将头伸出门外,宣布他好像闻到了春天的气息,佐助相信鸣人的感觉。于是他们第二天就动身出发,继续开始他们共同的旅程。

 

 

 

 

偶然遇到另一个木叶的叛忍起初看起来真够倒霉的,但是结果却证明,这不乏为一件幸事。

 

那个人听说过他们的名字,不过好像觉得这两个小孩不堪一击,他随随便便就能轻易拿下。所以一开始他嘲讽他们,挖苦他们,根本没意识到他不但没有威慑到他们,反而是在火上浇油。

 

“你是不是再也受不了了,”那个叛忍嘲笑鸣人,“他们是怎么看着你叫你怪物的?真是太遗憾了,你瞧,他们从没真的把你给杀了。哦不,火影大人不会喜欢那个主意的。无论是三代目还是四代目。”

 

鸣人的脸上肯定是流露出了一丝疑惑,因为那个男人呵呵一笑。

 

“什么,你不知道吗?四代目是怎么告诉那个老头子要通过一条法律,让你永远不会发现九尾的事?但是那条法律另一个意思也是为了保护你。当然,这点从没实现过,但是它的出发点还是好的嘛。”

 

佐助捏紧了他握住苦无的手,想知道他是否应该割断这个男人的喉咙了结这一切。但是他也很好奇,所以就让他继续说下去。

 

“没人告诉过你为什么四代目选择你作为九尾的容器,对吗?”男人接着说,“不仅仅是因为新生儿更没那么容易受到查克拉的冲击而丧命,还因为四代目不想牺牲其他人的孩子。”

 

“闭嘴!”鸣人吼道,但他的声音里更多的是受伤而不是烦躁,说明他还没有抛下他的过去,“你在胡说八道!”

 

“哦,你从来没看过史书吗?”男人嗤笑,“你不曾注意过你和四代目之间的相似之处吗?”

 

鸣人摇头,脸上明显一副拒绝接受的样子,但是即使是佐助也不敢相信男人接下来说的话。

 

“你是波风水门的亲生儿子,”这男人幸灾乐祸地说,“可他却像丢一块肉一样把你丢到狼群里去。”

 

佐助瞬间闪到男人身后,给了他干净利落的一下,割断了他的颈静脉。粘湿的血液汩汩地流着,他倒在地上,死了。

 

那天接下来的时候,这两个男孩谁都没有说一句话。这很好,因为木叶的所作所为,鸣人对他们的看法已经到了变得令人厌恶的那个地步了。

 

 

 

现在外面流言四起,一个组织正围捕所有的人柱力,目的不明。

 

晓,暗影中的低语。鼬。佐助想着。

 

他把他所知的信息告诉鸣人,巩固他们之间的联系,也填补鸣人内心的恐惧。

 

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护着他的同伴了。他往他的身上投入了太多时间和精力,现在绝不能断然放弃。他们不止是一个团队,他们是无法战胜的。

 

有的时候当他们被叛忍或者恶棍截住,他们就找到了正当防卫的借口。有的时候他们接一些简单的工作比如当保镖或者是雇佣兵,但是从没暴露过他们的样子或者是来自何处。

 

好几次,佐助成功地让鸣人相信,他们在没有杀人,甚至没有造成真正的伤害的情况下,扰乱了一支从别的村来的搜查队的追捕,只是为了让他能有他们是在正当防卫的感觉。这其实是在冒险,因为即使他们做了伪装,但是关于他们下落的消息还是可能会泄露出去。但是这样做能让他们获得经验和有用的情报。

 

一段时间后,鸣人甚至看起来开始期待这种战斗了。

 

 

 

市场又吵又挤,熊熊烈日没有帮上一点忙,反而让这种情况更糟了。

 

“怎么人人都看起来心情不好的样子的?”鸣人抱怨着。这时佐助在看一些纸,可以用来设计他们自己的起爆符。

 

“你没听说吗?”摊主是一个憔悴的女人,她站在货架后面问道,显然急于分享八卦,“消息传得到处都是,他们把我爱罗大人给杀啦!”

 

“我爱罗?”鸣人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但是那个女人误以为他是在发问。

 

“哎哟,你不是这附近来的,对吧?”她兀自点点头,“我爱罗大人是砂之国的风影。”

 

“发,发生了什么?!”鸣人想要知道真相,但是这种情况很危险,因为如果一个他之前的朋友死了,那么所有佐助精心编织的网就会被瓦解,就像这样。

 

“具体的细节我不清楚,”那女人继续说道,“我只知道事情和他是守鹤的容器有关。”

 

尽管他的身份是人柱力,但是他还是成为了影,却也因此而死。

 

佐助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确定,那是晓为了得到十尾干的。但是对鸣人来说这没什么差别。

 

我爱罗,被抛弃的一生,虽然最后终于得到了他人的尊敬,成为了影,可他还是孤独地死去,没有朋友,也没有得到村子的保护。而鸣人,多么庆幸他被佐助及时带走,如果说他之前还对村子抱有希望,现在也已经彻底绝望了。

 

那天夜里,佐助把他揽进一个紧紧的拥抱,鸣人没有放开手。




TBC

评论 ( 3 )
热度 ( 38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