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4)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art1(2) part(3)

Part1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4)

离砂忍太近是他们犯的一个错误,尤其是在现在这个人心惶惶的时刻,似乎到处都是四处奔波的忍者。佐助不知道木叶和砂忍的关系已经不像原来那么糟了,所以现在,为了处理砂影被刺造成的后果,会有大量木叶的忍者涌入这片沙漠。

 

而且,不管怎样纲手或者木叶的议事会都可能会接踵而来。然而佐助根本只是没去考虑这件事。

 

但是,他们被找到只是时间问题。不过现在已经过了三年,而不是在鸣人还不太信任他的时候被发现,他猜他应该懂得感恩了。

 

 

 

当他们和樱终于碰面的时候,佐助没有让自己表现得太出乎意料。

 

他从没有在她身上花过什么心思,在他的心里,她仍然是那个烦人的小女孩,一直缠着他,想得到他的喜欢和认可。当然,她长大了,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但是她身上有一些东西变了,她变得冷酷无情,充满仇恨。当他意识到,这都是因为他们造成的时候,佐助的心里冒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哦,他思考着,告诉自己这种感觉叫幸灾乐祸,被你的队友们给抛弃了得有多伤人啊。你是唯一一个被留下的。你把自己的朋友派去寻找你的心上人,然而发现他们一起远走高飞了,而不是回到你的身边。

 

她还爱着他吗?也许那份爱已经变成了什么扭曲的、恶心的东西,不是恨,但也很接近了。

或许是耻辱,蔑视。

 

她现在甚至不拿正眼瞧他,闪烁的目光越过他,好像他是她再也得不到的一个幻想,只是她在噩梦中臆造出来的。

 

“鸣人,”她开口,美丽的眼睛追寻着他的目光,“原来你在这里。”

 

仿佛他们还是在玩捉迷藏的孩童一般,只是不见了几分钟,而不是几年的时光。

 

“小,小樱…”鸣人结结巴巴地说。这样应对可不行啊,看来佐助得教他一些演技了。

 

“你想要什么?”他拖长调子厌倦地说,同时暗中打量着樱的新同伴。

 

有日向宁次——看起来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冷冷的、无动于衷的样子——他的视线盯着佐助,但是身子却仿佛朝着鸣人的方向。然后是一个纤瘦的黑发男子,年龄大概和他们相仿,不过佐助以前从没见过这般空洞的笑脸。另一位年纪更大,但也是生面孔,方下巴和粽头发,长得平平无奇。

 

有太多的未知因素,他们不能在时机尚未成熟时冒险一战。宁次的战斗力一直很强,不过小樱被纲手收作了徒弟后,应该也大有长进。另两个人很有可能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佐助不想考虑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我们是来带你回去的,”樱虽然是在回答佐助的问题,但是却直勾勾地看着鸣人不动,“回木叶。”

 

“木叶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家,”佐助没有给鸣人思考的余地,“他们抛弃了我们,辜负了我们。”

 

老调重弹。这句话已经被他念叨了很多年了。

 

“我们是朋友,鸣人,”小樱继续说,好像佐助刚刚根本没张嘴一样,“我们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在找你。我们都很想你,纲手师傅、伊鲁卡老师,还有所有人。一有人提起你的时候,雏田还是会掉眼泪,还有卡卡西老师——”

 

“不烦告诉你为什么鸣人比起待在村子里,更想要和我一起走好了,他有说过吗?”佐助在她的“真情告白”一发不可收拾之前插了一脚进来,然后她终于,终于看向了他,愤怒的眼神像一把锋利的刀子。

 

“他说你是在操纵他,”樱的声音很坚定,但是却露出了她毫无遮掩的焦虑。“用你的写轮眼或者—”

 

“我才是第一个没有操纵他的人,”佐助嗤之以鼻,“我是那个让他睁开眼看清一切的人,那个把他带离那些只会朝他吐唾沫,而不是承认他是一个人类的渣滓的人。”

 

“那不是真的!”樱呵斥,“是你捏造的,你在扭曲事实!”

 

“你也在那,”佐助提醒她,“我们小时候,每个人是怎么对鸣人的,你也依葫芦画瓢。鸣人可以为你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你连眼睛眨都不会眨一下。你不是他的朋友。”

 

“那是我当时误会了他,”樱挺直肩膀,还是像他记忆中的那样固执,“但是我已经认识到了我的错误。每个人都会犯错。”

 

接着她的目光又变得柔和下来,回到鸣人身上。

 

“你就回来吧,”她轻声坚持说,“纲手师傅会为你开脱罪名的,你甚至不会被列为叛忍。我们就把这件事忘了吧。”

 

佐助不得不加把劲了,看来简单的谈判对樱来说不起作用。

 

“鸣人,”佐助放松口吻,用温柔的语调说。鸣人的头立马转向了他。

 

“她可能可以忘记这件事,”佐助颔首,“也许某些人也可以,但是纲手做不到动动手指就让所有人都爱你。就像三代目也不能一样。等你回去了,一切都会如往常一样,而我……很可能不会再待在那了。”

 

那就是鸣人最深的恐惧,被抛回到他之前地狱般的生活,而这一次没有佐助在他的身后了。

 

因为樱没有提到任何关于饶恕佐助的事情,所以他可能会被监禁甚至处决,只因为他尝试拯救他自己和他最好的朋友。

 

意识到这一切,鸣人攥紧拳头,潦草地点了一下头。

 

“小樱,”他坚定地说,“宁次,对不起。我很抱歉我给你们和其他人带来了痛苦,但是我不能回去,我不想回去。”

 

“鸣人君,”宁次终于开口了,“他是在利用你,你看不出来吗?难道不是你曾经教过我的,要追寻自由,还有走自己的道路吗?”

 

但鸣人只是摇了摇头,“现在这就是我的路。我不会抛弃佐助的,请你们不要因为这个跟我打。”

 

那一刻那两个陌生的忍者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立刻采取了行动。


TBC

评论 ( 1 )
热度 ( 40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