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5)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art1(2) part(3) part(4)


#战斗和受伤


那一刻那两个陌生的忍者迅速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立刻采取了行动。

 

“大和队长!”看到巨大的木藤冲向鸣人,樱愤怒地喊道。

 

“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小樱。”那个叫大和的男人坚持。

 

“我们有我们的命令,”另一个人补充,“那就是把人柱力扣押起来。”

 

但是九尾的查克拉已经爆发了,炽热,鲜红,摧枯拉朽。为了对付这种情况,他们已经做了训练,但是看到鸣人在这样的暴怒中丧失自我,还有他那烈焰般的眼睛和野兽般的牙齿,还是令人震惊。

 

突然之间宁次出现在佐助的面前,然后他们打了起来,迷失在眼花缭乱的体术招式中,这是写轮眼和白眼的对决。宁次试图把他的路堵死,但佐助避开了,他复制了他的动作,终于抓住时机给了他重重一击。宁次的身体僵住了,他跪倒在地,发出一声被扼住似的的喘息。

 

佐助现在就能杀了他,但是那样太简单了,而且只会在鸣人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所以,他正转身离开,但突如其来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把他撞飞到几米以外的地面上。尽管身上的疼痛叫嚣着,让他知道有几根肋骨断了,但他还是再度爬了起来。他勉勉强强躲过了另外一击,这时他才明白,新的对手其实是樱,而且她简直强壮得像个怪物。

 

他知道如果被打到脑袋的话,他就没命了。所以他拼尽全力,一次次从她的身边躲开。还好,他的速度还是比她快,她不能完全跟上他。

 

他的目光一闪,看到鸣人正在跟大和用来困住他的木头对抗着。而那个黑头发的人下落不明。

 

一道阴影从天而降,紧接着,骤雨般的苦无向他袭来,佐助纯粹是靠着他的本能才躲了过去。有一只用墨水画的大鸟停在空中,另外那个木叶忍者坐在上面。

 

“佐井!”樱大喊,“我能对付他,你去看着点鸣人!”

 

“大和已经控制住他了,”佐井不慌不忙地说,向佐助发起了另一道攻击,不过佐助挡住了。接着樱也一边大吼着一边冲向佐助。

 

他已经两边都被逼到角落,樱紧紧扣住他的手腕,想让他屈服。

 

“给我放手。”他警告她,但她却充耳不闻。

 

在他使出终极版的千鸟攻击她的时候,佐助一点都不感到内疚,而是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体变得僵硬,然后摇摇欲坠。

 

“那可真是,”佐井高高在上地说,“一步坏棋。”

 

他揭开一幅卷轴,另一个水墨的动物从纸里一跃而出。这次是一只原始的动物,龙,同样也是平面的。尽管它的火焰是黑色的,但却有足够的杀伤力。

 

“鸣人,”佐助大声呼唤,这一声就像打开了一个开关一样。

 

刚刚这个还在和困住他的枷锁英勇搏斗的男孩听到这话奋力地挣扎,终于起了效果。沸腾的查克拉爆发出来,消耗着他的身体,但同时摧毁了缠绕在四周的藤蔓。

 

大和压下一声惊呼,往后退去。但鸣人一点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而是急忙冲去救佐助。

 

他派了一个分身使用螺旋丸打向那条墨龙,散开的墨水喷得到处都是。鸣人把自己推向空中,用同样的方法摧毁了佐井的墨鸟。

 

佐井往后翻了个跟头,但是在他着陆前,鸣人就跳到他面前,雨点般的拳头砸在他身上。

 

当大和发动另一道木藤攻击时,佐助立刻使用火遁把它们都给烧了。那个年长的忍者在惊愕中急忙退了一步,痛惜地发现,那些原本似乎有生命的木头被烧得吱吱作响,统统枯萎了。

 

“告诉火影,”佐助一边慢慢地走近,一边威胁说,“事实上,告诉所有人。宇智波佐助和漩涡鸣人再也不是木叶的忍者了。下一次,我们就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鸣人把大和猛地一下甩开,但是这导致他又一次查克拉的爆发。当红色退去,他一平静下来恢复到正常的状态,马上就昏倒了。

 

佐助及时地接住了他,把他扛到他的肩膀上,尽管这突如其来的重量让他受伤的肋骨在抗议。他环顾四周,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不能完成任务了。只有宁次是唯一一个还没失去意识的人,一脸杀气,但是似乎不太可能马上就能站得起来。

 

樱应该是一个医疗忍者,等她一醒来,她马上就会治疗他们的。

 

反正在这里,佐助已经做完了他该做的事。

 

 

 

 

他尽可能把鸣人带到远一点的地方去,然后给他们处理伤口。

 

九尾的查克拉变化莫测,而且对身体损伤极大,每次用了后都让鸣人精疲力尽。什么时候他们得尽快找到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现在佐助只是清洗了一下鸣人皮肤上被查克拉灼烧的的伤口。他知道鸣人很快就会愈合得差不多了,但是多少为他的同伴做点什么帮助他恢复,这能使他的内心得到一些平静。绷带一绑好以后,他这才处理起自己受伤的肋骨。

 

虽然他们俩谁都对怎么疗伤不太熟悉,但是都自学了一些基本的东西。佐助修复好了他断掉的骨头,虽然还是疼痛,但是至少这样他能呼吸得顺畅一些。

 

不过,看到鸣人尽管在过去的故人面前还是坚定地站在他这边,这些伤口是值得的。

 

 

 

 

鸣人醒来的时候他的情绪尚佳,可却一言不发。

 

佐助找到了一家没有盘问他们的旅店住下,希望没有后援部队跟着樱和她那几个随行的人。再打一场看起来是个不太明智的决定。

 

他把他们俩的坐垫拉到一起,弄得舒舒服服地,给人一种想谈话的欲望。然后他坐下,身子向鸣人的方向往前倾。

 

“你还好吗?”他轻柔的问,鸣人颤抖着点了点头。

 

“我只是,”他刚开口,然后又戛然而止。

 

“我猜我真的是没料到,他们会那样突然地出现,”他总结道,“像一支做好战斗准备的队伍那样现身。”

 

让人感到一种被代替、被视作威胁的痛苦。

 

“那两个人,”佐助对他说,“佐井和大和。我觉得他们可能是被议事会派来的暗部。”

 

鸣人瞪大眼睛,“我们俩一起把两个暗部给打败了?”

 

“是你打败了两个暗部,”佐助纠正他,“你现在已经突飞猛进了。”

 

鸣人眉间的沟壑被一个小小的、喜悦的笑容取代了,“但是,你是我的老师。”

 

“我们是彼此的老师。”佐助说。他们就那样坐着,直到落日的余晖把房间点亮。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3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