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7)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art1(2) part(3) part(4)  part1(5) part1 ( 6 )


Part1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7)


#后面有辆小车


他们再次撞见老朋友的时候,已经离木叶很近了。而且原本双方都在处理自己的事务。

 

佐助正在搜寻鼬的消息时,突如其来地撞见了卡卡西、樱还有日向雏田以及奈良鹿丸。

 

显然是卡卡西的写轮眼或者是雏田的白眼在他们出另一个任务的时候发现了他们,于是就返回来找他们了。

 

和上回相比,佐助应该要担心,这次来了更多鸣人的朋友,但是上一次,他和鸣人还不是恋人的关系。

 

所以,他没有摆出一个战斗的姿势,只是不动声色地走近鸣人,就像那样,随意地伸出一只胳膊揽住鸣人。鸣人的视线没有从那四个忍者的身上移开,但是他的身体却下意识地贴紧了佐助,微妙地刚好让他们的敌人注意到。

 

卡卡西和鹿丸似乎立刻就读懂了这些动作的含义,不满地皱眉,但那两个女孩花了更多的时间,当她们一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都脸红了,但又马上板起脸,克制了住自己的情绪。

 

“什么都不能阻止你了,对吗?”卡卡西无奈地说,看上去很累。

 

佐助想知道,人们都是怎么猜测他这些年做了的什么。当问题的解决办法是这么简单的时候,他还用堵住鸣人的嘴,把他捆起来吗?要驯服一只受过虐待的野生动物,你不能以暴制暴,而是要用轻声细语和温柔的抚摸对待它,直到它会在你摊开的手掌中进食,甚至到宁愿自我牺牲,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地步。

 

“佐助君,”樱的声音抖得厉害,几乎都说不出话来,“你真是令人恶心。”

 

“恶心?”佐助重复着,一点点收紧了抓着鸣人衬衣布料的手指,“就因为我们相爱了吗?”

 

他把头歪向一边,好像要躲避所有人的目光,仿佛承认这件事暴露了自己的脆弱一样,在他旁边,鸣人的呼吸凝滞了。

 

“佐助?”他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问。于是佐助转向他,脸上挂着一个小小的、模糊的的微笑,“吊车尾的。”

 

然后他闭上眼睛,俯身向前吻了鸣人,一个湿润的,放纵的吻。鸣人一点也没露出抵抗的样子。

 

滑稽极了,真的。因为樱和雏田还在这,一个曾经迷恋过佐助,一个可能现在还爱着鸣人,然而现在她们能做的就有站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她们的梦想崩塌,支离破碎。

 

一定是卡卡西带他们到这儿来的,想着也许最后能开导开导他的两个学生,然而他得到的结论却只剩下他们俩现在都已经无药可救了。

 

真他妈的可笑,因为他们还想着战斗,想着只要能把他们拖回木叶,一切都会变好的,好像鸣人不会为了回到佐助身边,殊死搏斗一样。

 

当樱发动攻击的时候,那两个叛逃者仅仅只是分开了而已,一枚苦无划破了他们之间的空气,霎时间所有人一触即发。

 

樱和雏田专注于鸣人,希望能说通他,也许是因为他们从上次的经验里知道,无论是白眼还是怪力在对付宇智波身上都没有赢的机会。

 

于是,鹿丸援助卡卡西攻打佐助,但是他们站在一片宽阔的空地上,所以暗器基本上没什么作用。而且或许卡卡西可以靠他的写轮眼,但是佐助有两只。

 

不过,这次战斗还是持续了比上次更久的时间,但是这回佐助又被困住的时候,他甚至都不用呼唤鸣人,因为鸣人闻到了他的血腥味。

 

原本他还控制着九尾,显然是犹豫着不想用它来对付雏田和樱,但现在他像扔个破布娃娃一样把她们甩到一旁,对鹿丸也如法炮制。

 

当卡卡西意识到他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人的时候,他立马跳向后方,身体不自觉地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他的目光在队友身上来回闪烁,判断出他们没有受多大的伤。

 

“事情现在到这种地步了吗,鸣人?”他问,目光看回他们两个,“佐助比你剩下所有的朋友加在一起还要重要?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珍贵的人的?”

 

“对不起,卡卡西老师。”鸣人含糊地说。那原本是一个充满敬意的称呼,现在却无疑是伤人的,因为鸣人更专注于查看佐助没什么大碍的伤势。

 

“用不着道歉,”卡卡西严峻地说,“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想想。”

 

佐助和鸣人离开了,这回没人再跟着他们了。

 



点我上车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50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