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part1(8)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art1(2) part(3) part(4)  part1(5) part1 ( 6 ) 

part1(7)


Part1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8)


#真相与复仇

#中途有辆短短几行的滑板车,【已经完全不能称之为车了吧……】稍微有那么一点点重口?虽然我觉得完全没问题,但是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不适,预警一下。


—————————————


他们最后终于找到了鼬,这场战斗没有叫人难堪地、随随便便就结束了,而是预料之外的急转直下。

 

佐助和鸣人突然出现时,鼬没有惊讶,而是一脸不赞同的神色,好像他早就听说了他的弟弟的特殊联盟,但还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事实。

 

这场战斗越发显出鼬已经不复他的巅峰状态了,他的身体状况出卖了他,写轮眼的过度使用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宇智波鼬,那个杀了自己的父母和其他族人的人,在他的弟弟和他的人柱力宠物的面前,没有丝毫胜算。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佐助质问,手指掐住鼬的脖子,让鲜血呛到他的肺里,“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鼬最后一次张开他的眼睛,血红色的,仿佛世间万物都是血红的一样,这回佐助没有陷入幻想当中,而是进入了一段记忆。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全部的真相。他知道了族人计划中篡权夺位的企图。知道了木叶议事会的干预措施。知道了那些暗部间谍的存在。知道了一个十三岁的男孩被当成一个干肮脏勾当的工具。知道了鼬恳求他们放过他幼小弟弟的性命。知道了他多年来的亡命奔波,多年来在“晓”里过的日子,多年来顶着弑亲者的身份为人所知。还有多年来的等待,等待着佐助最后上演这一场复仇之战,然后再赦免佐助所犯下的罪过。

 

这不是佐助离开木叶想要的,他怀疑过,那个曾经的家乡干了什么坏事,但是他完全没想到,竟是如此滔天罪恶。

 

他意识到,他伸张正义的这条路还没有到头。

 

 

 

这都屏蔽我也是够可以的

 

 

 

“我们要去哪儿?”佐助的心愿已了,包扎了伤口,整理好衣服回到路上,鸣人问他。

 

佐助只露出了一个阴郁的笑容。

 

“我们回家。”

 


 

 

他们回到木叶的时候,村子已经成了一片废墟。虽然还有人幸存下来,但是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一丝一毫。

 

佐助模糊地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想到了那些他得到的关于晓成员的情报,但是其实,他并不在乎是谁干的。实际上,这样还更方便了。现在没有了干扰,也没有人挡他们的路,因为所有人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忙于四处奔逃。

 

鸣人跟着他穿过满目疮痍,偶尔好奇似的东张西望,但是一点也没有感到痛苦或者心碎。

 

他不会心碎了,佐助想,只要他的心在我的掌控之下就不会。

 

佐助领路带他们到了火影岩里的避难所,他怀疑木叶的长老们就藏在那里,那些个老谋深算的胆小鬼们。

 

大门被重重封锁着,但是佐助轻而易举地就让它被迫从外面打开了,忽然之间一阵层出不穷的手里剑向他飞来,但他只用了手里的一枚苦无就把它们统统打歪了。

 

迎接他的那张脸庞没有爬满皱纹和斑点,而是鼻子上有一道横着的伤疤。

 

“海野伊鲁卡,”佐助打了个招呼,没想到是他所以有点不悦,因为这位老师在这里的话,那些长老很可能就不在了。反而是三十多个预备下忍蜷缩在这个洞里潮湿的地面上,惊慌失措,只有一个只会纸上谈兵的中忍保护他们。

 

当伊鲁卡意识到这个不速之客是谁的时候,他脸色苍白得像是看见了一只鬼一样。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两只鬼,在他看到鸣人也走近他的时候。

 

“鸣人。”伊鲁卡结结巴巴地低声说道。佐助记得,这个人曾经救过他学生的命,他们的关系有一段时间很亲密,几乎就成了像家人一般的存在。

 

但是佐助先他一步。他给了鸣人更好的东西,他给了他一个追求。

 

“伊鲁卡老师。”鸣人认出了他,转头看向他那边,但是他的声音里没有感情,没有歉意,没有其他。

 

“那些长老在哪里?”佐助质问,不乐意浪费更多的时间。

 

“我不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了我也不会告诉你的。”伊鲁卡怒视着他,勉强才收回他在鸣人身上恋恋不舍的目光,但是佐助只是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被保护起来的孩子们,眼神狠厉。

 

伊鲁卡的举止瞬间就变了,他重重地咽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仿佛他要做的决定是以他的名誉和生命作为代价的。把下属的性命看得比那些更伟大的人更重要,然后因此付出代价的忍者,他不是第一个。旗木朔茂就是另一个例子。

 

但是现在这是伊鲁卡的学生和那几个诡计多端的老王八蛋对抗。从一开始他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他们正在想办法怎么牵制敌人,不让他们靠近。”伊鲁卡回答,听起来好像他的舌头堵在喉咙里,快让他窒息了一般。

 

“谢了。”佐助说,因为对于寻找一个答案来说,这已经足够了。然后他转身离开,脸上轻蔑的笑容吸引着鸣人紧跟着他的步伐。


TBC

——————————

#大概只剩最后一更本篇就完结了。

(PS:校对和重修已经开始了^^等修的差不多了会在这边重新贴一下链接,改了很多之前翻的错误和不通顺的地方,到时候有想重温前文的可以去看看,谢谢大家谅解~)


评论 ( 2 )
热度 ( 40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