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渣。近期佐鸣中毒中。cp洁癖。还吃苏越峰霆福华。本质欧美圈。会一点ps和视频。网瘾少女。

【佐鸣/授权翻译】Hopeless Wanderer系列END

Hopeless Wanderer

By dawnstruck

part1(1)   part1(2) part(3) part(4)  part1(5) part1 ( 6 ) part1(7)  part1(8)



火影塔的戒备此时到了最低点。鸣人搞定了三个暗部,然后他们来到了纲手的办公室,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和志村团藏围着一张桌子,疯狂地在一堆卷轴中翻找,好像只要用一个封印或者一个术就能拯救这个被老天抛弃的村子。

 

没有人说一个字。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他们肯定知道宇智波家族的最后一个人来找他们报仇的原因。

 

他没有问他们有没有追悔莫及,是否对那些他们残害过的生命感到过一丝愧疚。

 

佐助让鸣人制服了另外两个构不成威胁的长老,而他自己独自面对团藏。当这个老头子亮出一只写轮眼的时候,佐助一言不发,只是燃起了熊熊怒火。他感到愤怒,他们为了这么一个珍贵的宝物竟然杀害了他家族的人,他们会像收割熟的发亮的苹果一样挖下他们的眼睛,用来填满他们饥渴的欲望。

 

办公室又窄又挤,但是大部分的战斗其实都是在他们的脑子里进行的。团藏努力想要用可怕的图像、记忆和幻象来让佐助崩溃,但是佐助早就越过了这个障碍,无论是这招还是其他什么他都无所畏惧了。

 

团藏倒下了,眼睛里细小的动脉炸开,从那偷来的眼睛里,涌出一股血泪。佐助又补了一刀,砍下了他的脑袋。

 

门炎安静地哭着,不是在祈求怜悯,然而就是停不下来。小春朝他的脚下啐了一口,瞪着他。佐助最后一个杀了她。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佐助好像没见过这里一样,冷冷地打量四周。纲手的办公桌旁的地板上,有一个长方形的画框,装着三张照片。一张是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睁大眼睛,露出牙齿,笑容闪亮。第二幅是一个温柔地笑着的男人,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最后一张是鸣人。

 

在另一个世界里,也许这里有一天会是鸣人的办公室。佐助会从窗户溜进来赴和鸣人半遮半掩的约会,鸣人会在亲吻中大笑着,挑逗似的推开他,但是佐助每一次都赢了。

 

现在这个现实虽然和那不同,但是佐助依然是胜利者。

 

他把鸣人压在那张桌子上,让他弯下腰,坐在那些无价的卷轴之上,那些卷轴可能就隐藏着拯救木叶的秘密。透过那扇窗,火影岩上的面孔不悦地看着他,但却只是冷冷地蔑视。

 

因为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四代目画了那道把九尾关进他刚刚出生的儿子身体的封印。就是在这张桌子,三代目判定那两个孤儿已经够大了,可以靠他们自己活下来。就是在这张桌子,五代目宣布佐助,现在很有可能再加上鸣人,成为叛忍。

 

于是佐助操了鸣人,他全身上下都在渴求着更多。佐助操了鸣人,而此刻环绕他们的是木叶在一片火光之中。

 

而这,佐助想,让他感觉到他好像还活着。

 

 

 

 

“我们去哪儿?”当村子在他们的背后只剩下浓烟和废墟的时候,鸣人问道。

 

“不知道,”佐助回答,“想去哪就去哪。”

 

鸣人想了一会。

 

“我想吃拉面。”他决定。

 

“那我们就去吃。”佐助同意。

 

“耶!拉面!”鸣人欢呼着亲吻了他。

 

从一粒小小的种子能得到这么多,佐助惊叹。这似乎太容易了,但是结果依然美好。

 

“那你就带路吧。”他提议。这个时候鸣人拉着他的手,推着他朝落日的方向前进,佐助发自内心地跟了上去。


Clouded Mind and Heavy Heart

END


评论 ( 8 )
热度 ( 72 )
  1. 酱酱又酿酿灰调哀歌 转载了此文字

© 灰调哀歌 | Powered by LOFTER